您的位置:首页  »  国产模特  »  女大學生黃婷婷被民工干成淫娃兒
女大學生黃婷婷被民工干成淫娃兒

我是一個大二的學生,今年19歲,叫婷婷。我男朋友是一個醫藥公司老總的兒子,醫學碩士,1 米8 的身高,帥氣又潇灑。我見過的女人里也只有我的身材相貌能配得上他了。我們認識有半年了,他家教很嚴,我們一直都只是見面拉拉手,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收到了他給我寄來的生日禮物,是一套精美的性感內衣

說是內衣,其實就是幾條細細的繩子,他說他兩星期后才能回來,要我在我家里穿給他看。

以前已經看過黃色網站上寫的類似的穿著性感內衣調情的文章了,還有好多好多好過分的描寫。想得我渾身都熱了起來。我失魂的穿上這套內衣在鏡子前轉來轉去,翹翹的乳房,渾圓的屁股,兩腿間沒有一根毛毛,天生的白虎網上說最迷人了。

忽然電話響起來,我嚇了一跳。死黨小雪問我怎麽還不到,說好6 點在她家給我過生日的,我一看,自己陶醉中已經6 點多了。我急忙穿了一條長裙下樓打車趕往她家里。坐下來才發現自己穿的是條白色的半透明裙子,下身粉紅色情趣內褲若隱若現。忙用手袋遮了遮前面的重要部位。

趕到小雪家的時候已經快7 點了,小雪笑著說我今天好性感,說要帶我去樓下超市給我買我最愛吃的巧克力冰激淩,回來再吃生日大餐。不愧是死黨,知道我喜歡吃!買好冰激淩出來竟然在超市的廣場上有免費的電影好看,真是不錯,難道是知道本小姐今天生日專門給我慶祝的?是星爺的喜劇片,我就拉小雪過來說:「反正今天是我們的天下,看看電影再回家吧。」

她沒反對,不過能坐的地方都已經坐滿人了,很多是旁邊工地的農民工兄弟,我們倆就找了后面人少點的地方站著一邊吃冰激淩一邊看電影。很好笑的片子哦……看到8 點多的時候天色黑了下來,小雪調皮地開始說我今天穿的怎麽性感,是不是想在生日的時候勾引男人啊。

我臉一紅,和她說是男朋友送的禮物,她調皮地隔著裙子抓了我一把,細繩子用力地勒了一下前面最敏感的豆豆,天啊!這刺激太強烈了。我也回應了她一下,抓了一把她的胸部。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沒和往天一樣躲開,反而舒服地抖了一下。我假裝從后面抱住她,一只手從衣服里抓住她的胸揉了起來,沒幾下她就顫抖了起來,她說要去廁所要我等她一下,我笑著說:「小丫頭我看你是想男人了。」

小雪走后旁邊一個四十歲左右的民工大叔靠了過來,我沒怎麽在意,不過我好象感覺到有什麽東西在腿上動,好象是裙子摩擦皮膚的感覺,也沒怎麽在意。著感覺一直沒消失,有半分鍾的樣子吧,我低頭一看竟然發現大叔的手已經把我的裙子拉到了大腿中間,在慢慢往里摸。從剛才被小雪拉了一下到把她弄的舒服起來,說實話我的性感覺也出來了。

很想她回來也摸摸我,可是這個小丫頭怎麽還不回來啊!

大叔的手已經鑽進了裙子,在大腿上輕輕動了起來。我回頭看看了,身后人更多了,幾個20幾歲的小夥子專注的看著電影。

我沒敢動,想想他也不敢怎麽樣,而且身體里生出來的那種感覺好希望他能摸摸我濕潤的小峽谷。

大叔看我沒有反應,膽子大了起來,手上力氣大了一點,順著大腿已經滑到了我翹翹的PP上。我只能假裝什麽都沒發生的樣子繼續看著電影,還隨別人一起笑來掩飾自己想要呻吟的欲望。

大叔的手忽然一下子滑到了我的兩腿間,一根手指用力地往我濕潤的洞洞里一頂。我嚇了一跳,同時內褲阻擋了他的侵入,卻狠狠地壓住了陰蒂,一陣強烈的快感讓我腿上一軟,差點摔倒。

大叔伸手扶住我,一把拉到他懷里說:「閨女,你假裝我侄女,別出聲。」

我領會到他是讓我在他懷里別掙扎,別人就以爲我是他侄女不會懷疑了。

我沒動,他的手又在我下邊戳了起來,我受不了了,告訴他:「大叔,你戳在我內褲上了。」他聽了停了一下,手在下面摸了一把,抓住了細繩子內褲,他一拉,我下面一痛。

「不是這樣弄的大叔。」我痛死了,細繩子緊緊勒在嫩肉里。

「在旁邊有扣子可以解開!」我說這話的時候感覺自己就象無恥的淫娃兒,到處找人來弄我。

我一邊配合地把腿分開一點,方便他把內褲拉出來。

他手在后面找了找說:「找不著,你自己解開吧好閨女。」

他好象怕我反悔,手指繞過內褲摸到了我的洞口:「叔叔先讓你舒服一下!。」

我洞里的水已經流到小腿上了,我感覺得到他一根手指尖已經頂進了洞口,另一個手指尖在找空隙想一起塞進我的小洞洞,本來粗糙的大手可能是被我的水浸泡過的關系,已經不是很刺痛,兩根手指一里一外旋轉起來,快感讓我有點忍不住了。

我顫抖的手好不容易解下內褲,大叔搶過去說:「拿來看看,還沒見過這樣的衣服呢,我還以爲閨女你光屁股來的類!」

我羞答答的任他把內褲放到口袋里,下身忽然一痛,他也停了下來。

「你還是處女啊女娃子?」我害羞地點點頭。

他把手抽了出來抱在我腰上,另一只手從衣服下擺伸進來抓住了我的乳房,一邊輕輕揉摸一邊在我耳邊說:「丫頭啊!大叔看到你剛才揉那個丫頭的奶了。我還以爲你們是結了婚的小媳婦呢。剛才摸你你又沒反對,還流了大叔滿手的淫水。」幾句話說的我頭都不敢擡起來。

「原來是個發浪的小淫娃兒,大叔活這麽大還沒操過處女呢,今天大叔讓你好好舒服舒服啊!叔的雞吧可大了,讓叔先讓你好好發發情再給你操進去,保證你比神仙都快活!你跟叔來!可別跑啊,別忘了你褲衩還在我這呢!」

我現在已經完全被性欲征服了,只想釋放,根本沒想過要跑的。我乖乖地跟著他來到旁邊工地的一個小棚子里,這里是白天放材料的地方,外面都是材料,里面有個幾平米大的空地。

我跟到這里他一把就揪住我的乳房:「我乖乖的小騷逼,這里誰也不會來,快扒光了讓叔好好操操你!」

這話聽進去讓我無比的害羞,又象有魔力一樣一邊把我體內的液體從下面的洞洞擠出來,一邊還讓我極其淫蕩地開始脫下自己的衣服。裙子從頭上脫下來的時候,他忽然從后面把手插進我兩腿間,用力捏住我的兩片大陰唇望后一拉,另一手重重打在我屁股上。

「撅起屁股讓我看看你淫蕩的小騷逼。」

我已經完全失去了羞恥心,隨他的手用力翹起屁股,兩條腿挪了挪分開大了些好讓他能更方便的摸我的陰部。

「叔叔最喜歡聽話的丫頭了,你挺乖,叔叔一定好好照顧你。」他的手滑過我的陰部到了陰阜上,兩腿間的水迹被風一吹涼涼的舒服死了。

「你叫什麽啊閨女?」他下面的手退到我的陰唇上重重地壓住摩擦,另一只手從前面摸著我沒有毛的陰埠。

「我叫黃小婷,大叔。」我順從的回答他。

「你怎麽這麽騷啊閨女?我還沒見過有處女這麽騷,這麽欠干啊!」我明顯感覺下身的水流得越來越多,身體里癢癢的好難受。

「大叔你別笑話我了,我被你摸的舒服死了,又難受死了。」

「想讓大叔給你解癢是麽?」

我拼命地點頭。

大叔故意把手停下來問我:「你們城里的閨女怎麽都那麽騷啊?剛才那個丫頭那麽多人也敢讓你揉奶子,要讓別人看見了不操死你們才怪呢。」

「大叔你揉揉我下邊,別停啊……」我饑渴極了,早已經把大叔當成了老公。

「剛才那個小姑娘是我的好朋友,劉小雪。我們平時也會彼此揉來揉去的。」

「你們這都是哪里學來的,真騷的可以,這麽騷怎麽不找個男人操你們啊?」

「大叔你別見怪,我剛19歲,是大學生,學校里管的嚴啊。」

「要是管的不嚴你剛才是不是就直接把逼套大叔雞吧上了啊?」大叔一邊說一邊從褲子里掏出陰莖來。

天啊!怎麽這麽長啊?比網上看的要長一大半啊!他抓著我的手放到他雞巴上,我一把正好握住,好粗啊!我懼怕的看著他。

「別怕,丫頭,叔的雞巴操過的女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今天保證你舒舒服服的!還沒見過男人的雞巴吧?」

「以前在網上見過的,都是你這一般大點的?」

「今天叔就讓你見識見識。」

他揉弄我下身的手不知道什麽時候放進了兩個手指尖在我的陰道口,他把兩個指尖在我陰道口上分了幾下,我以爲他是擴張一下要插進來了,忙把腿分開到最大,哀求的說:「好叔叔你輕點,你的太大了我怕。」

他把下面的手抽出來重重地打了我屁股一下:「不要命的小騷貨!叔的雞巴現在操進去還不疼死你!想舒服是不?」我連忙點頭。

「你這麽小的小嫩逼想不疼是沒門了,想少疼點多舒服就要叔叔好好弄弄你!再操!知道不?」

我說叔叔我現在都這樣了,什麽都聽你的。

他滿意地揉了揉我的陰唇,從旁邊拉過一個空麻袋:「你個小賤貨,屁股還撅那麽老高,要不看你是處女,我讓全工地的弟兄來操你!跪上去!」

我一來已經完全被他馴服,二來還真怕別人進來被人輪奸,乖乖地跪到麻袋上。

他站到我面前,低頭看著我:「操!剛才怎麽沒注意你這麽大的奶啊?」他彎下身來抓住我的乳頭捏了一把:「真硬起來了啊小婷!」

我聽到他叫我的名字頭腦里一顫。隨后又恢複淫蕩:「大叔,小婷是你的小騷貨。隨便叔叔怎麽玩兒都開心。」

他聽我這麽說兩手抓住我兩邊的乳房用力揉起來,我舒服的享受著,偶然痛起來更覺得舒服。我迷起眼睛想象著被他狠插的樣子,手不由得抓住了他的陰莖。好大好粗的肉棒,熱熱的硬硬的,我不敢多想了,顫抖地握著,一只手伸到下身自己磨起了陰蒂。

「不許動!」他看到我手淫一把拉住了我,啪地狠很打了我乳房一巴掌。好疼!我眼淚都快流出來了。

「騷貨,現在要讓里面多攢點水,一會插進去才能順利。動作這麽熟練,是不是平時老自己戳?」乳房上火辣辣的又是一陣舒服。

「好叔叔,我剛才實在受不了了。」

他拉過20厘米高一個三角木條放在我腿中間,上面墊上我剛剛脫下來的衣服。

「把逼前面分開點,逼豆豆放這上面磨磨解癢,小洞不許戳啊!叔操你的時候還得好好擴擴你的小逼,你這麽好的大奶沒毛的雛兒不操到你天亮不白活了!」

陰蒂貼在衣服上馬上擦了起來,感覺釋放的感覺太美妙了,身下的衣服馬上就濕了。他想了想從口袋里掏出小孩子玩兒的橡膠球,上面帶一根線那種。

「本來揀來好玩的,這回用上大用場了。」他遞給我說:「塞住小逼,別讓她出水!」

我嚇了一跳,原來也望下面放過一點東西,都是在洞口磨磨就好,從來不敢塞進去的。我也把小球放在了洞口,有陰唇包裹著到也掉不下來,就這麽頂在木條上。

「真乖!」他色咪咪的看著我,把龜頭在我乳房上頂了頂。

我很自然的用乳房夾住了他的龜頭:「好硬好燙啊叔叔。」他又是一頂。

「挺會玩啊,太干了,動不了。」他弄了口口水抹在肉棒上又讓我用乳房夾住,又動了動。還是澀澀的動不了。

他又要抹口水的時候我握住他的陰莖說說:「叔叔我給你舔舔不就夠滑了麽?」

他驚訝地睜了睜眼睛:「好個小騷貨啊!嘴巴也想挨操啊?張開!」

我說:「不是,我看你在抹口水就想起來給你舔舔弄點口水。」我把肉棒拉到眼前仔細看了一會。

「快舔吧,等叔叔給你開了苞以后有你看的。」

我伸出舌頭來舔了幾下,覺得差不多,停下來看著他。

「把嘴張開!」我剛張開一點點,他一下子把陰莖猛的插了進來。我喉嚨一緊要吐,馬上又被他頂了一下,快頂進嗓子里了!

「好個小嫩逼啊,可讓叔叔爽了一下,從剛才在外邊摸你屁股的時候就想著要操你呢。」

我拼命地握著他沒插進來的部分不敢松手,乞求地看著他。他頂了一會就開始在我嘴里抽插起來。說實話這時候的感覺並不舒服,不過我很喜歡被他蹂躏的感覺。我拼命地吸他的肉棒,很怕他會離開我的身體。他舒服的哼了幾聲,可能是怕人聽見,聲音很小,我也不敢弄出聲音。無意中我已經放開了握著肉棒的手,在他健壯的臀部揉起來,他好象被我揉的很舒服,抽插的速度慢了一點,我每次摸到他肛門附近的時候他都用力夾緊我的手,陰莖格外的突出,好象又長了幾公分。

他的龜頭已經自然地滑到我咽喉上,每次都頂的我有點窒息的感覺,好在速度慢了,有了點喘氣的空隙。他把我的手放在他陰囊上,我自覺地輕輕揉他的陰囊里的睾丸,他一邊插我嘴巴一邊往后退,我追著他走就站起來,躬著身子,咽喉處成了一條直線,我感覺他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慢,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窒息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直到感覺他的龜頭已經不能再進來了,我示意他讓我喘口氣。

他遺憾地拔出塞進我嘴里3/4 的肉棒,把剛才的內褲遞給我和我說:「塞到你的小逼里面去寶貝兒!」

我大口的喘著氣,想都沒想就接過來往我下體里塞,才發現方才那個球已經快頂到子宮了,可能是腔肉蠕動帶來的結果吧,水還是流了一地。不過內褲是強彈力布的,怎麽塞也塞不進。

他看我的急色的窘態過來搶過了內褲:「躺下!」

我沒用他多說就馬上躺在了被自己淫水弄的濕漉漉的麻袋上,兩腿大大地分開,他一手分開我肥嫩的陰唇,先插進中指,我馬上感到陰道壁貪婪地夾住他粗壯的手指往里吸。

「好淫蕩的小逼啊!」

他拔出中指把兩根手指並在一起在陰道口沾了些淫水往里面旋轉著插入,已經沒有了剛才痛的感覺,不過好象洞洞還是太小了,進到關節了地方就進不來了。他拔出手指把龜頭頂在陰道口一頂,我「啊」的一聲叫了出來,他也叫了一下:「小逼太緊了,得擴張一會。」

他一把拉出我陰道里的球。

「啊!不要。」那種刺激的感覺讓我痛快的叫了出來。

「別急小騷貨,有更美的來了。」他拽過我薄薄的真絲上衣,團起來有拳頭大小,把中間位置鋪在我陰道口上,用中指慢慢頂進陰道里,在身體里形成一個袋子,那種感覺真讓我瘋狂,我咬緊牙呻吟起來。他把剛剛的性感內褲和球球都從陰道口的真絲袋口一點點塞進來,我感覺陰道口被一點點撐開,每一下都感覺到了極限,每一下都有新的快感。不知道塞了多少東西在里面,他站起來讓我起來象剛才一樣含住他的陰莖。我乖乖地站起來,兩腿卻怎麽也合不上。

「你自己動動下面的東西吧。」他讓我保持著咽喉水平的姿勢自己隨意手淫。

我一摸下面,天啊!怎麽這麽大一團布塞在陰道里。從外面一拔又拔不出來,只能小范圍進進出出,絲綢的摩擦讓我每一根神經都淫蕩起來,他看到我淫蕩的樣子讓我上身側一點,肉棒插我嘴巴,還用力抓起乳房來,快感一波大過一波,我自己手上抽插的幅度也越來越大了,忽然有種飄飄的感覺,好象到了天堂一樣。

身體不由癱軟下去,他一下子抓住我兩個乳房用力一頂,咽喉上先是一痛,然后就麻麻的沒有知覺,窒息,同時更多的快感。

一瞬間的事,他就把陰莖拔出了一半,我拼命地用鼻孔呼吸著,嘴里感覺到他陰莖的跳動,然后有液體從嘴角流到了乳房上。我知道他射精了,射了好多。

直到他把陰莖慢慢滑出去,我乖乖地閉上嘴。

他讓我把精液喝掉一半,留一些流到乳房上。我能夠想到自己這淫蕩的樣子。

他陰莖沒有軟下來,好象更堅硬了。他把我流到身上的精液塗在我陰部陰道口的周圍,又在他的陰莖上抹了一些,然后讓我舔干淨他的龜頭。

我摸著滑溜溜的精液,知道是快要被大肉棒插進來的時候了,乖乖地舔干淨了龜頭,愛惜地親了一口:「親親的大雞吧叔叔,今天就讓它給我嫩嫩的小逼開苞吧。」

下面不禁又流了好多水。我躺下來,他抓住我小洞里的布包抽插了幾下:「自己把逼扯開點,一會叔一拔出來就操進去了!」

我聽話地把腿分到最大,兩只手用力按住兩片陰唇,因爲精液的關系,手指也跟著滑進了陰道口,這樣可以分得更開。他手上的抽出來插越來越快,我也越按越用力,好想把手深進去解癢。忽然身體里一空,然后又是一陣火熱的充實。

「啊——」我激烈的叫了一聲。他一下子壓上來親住我的嘴,我沒命的吸他的舌頭,下身清晰地感覺到水滲出來卻流不出去,被封在陰道的空隙里。

「叔叔,你操我了,你給我開苞了…」我狂野的抱緊他在他耳邊呻吟。

他把我的手拉到我的小逼上,天啊!他竟然只進來了一半。

「想不想叔叔把你操昏過去?」